台海网络电视台新闻军事纪实电视剧娱乐广电厦门台湾简体繁体

台预备役少将称若菲在南沙开战两岸将联手出击

资料图:台湾海军预备役少将尹盛

资料图:南沙太平岛

     环球网6月20日消息,南海争议再起,台湾海军备役少将尹盛先在接受香港“中评社”专访时称,若大陆所派的军舰与菲律宾发生冲突,“目前驻守在太平岛的台军一定会袖手旁观,绝对不会帮菲律宾打解放军”。不过,菲律宾要企图占领太平岛,大陆可能出手帮忙,形成另一种“国共合作”,“届时对菲律宾来说,不管是共军或台军,都是中国军”。

  尹盛先目前是中华黄埔四海同心会常务监事。他认为,要解决南海或钓鱼岛争议,关键在于中国大陆的态度,就他观察,大陆对南海问题还不够强硬。他说,在这个问题上,现在大陆的口号,那就是两岸应联手捍卫“祖产”,然而维护祖产固然是“国军”的责任,大陆的人民解放军也有责任。

  以台湾来说,尹盛先称,在许水德担任台“内政部长”时,曾经有一度要在东沙岛立“国界碑”,这是件很荒唐的事,因为真要说“国界”,应该是在领海上,怎么会在岛上。经由他向当时的台“国防部”高层建议,立“国界碑”一事就此取消,但那一趟还是去了,也在东沙岛上立了“东沙岛”的地名碑。

  曾经去过东沙岛多趟,南沙三趟的尹盛先认为,当时台湾海军光是一趟到南沙就得花上3个星期,至少20天,最怕的就是淡水管制,也就是每天限时开放使用淡水。他还记得,当时前往南沙航程中的淡水管制到最后每人1天只有约1千cc,好不容易到了南沙宣慰驻岛官兵,当时驻岛官兵给的回馈就是让他们可以舒服地洗个澡。

  尹盛先表示,尽管陈水扁任内撤回东、南沙驻军,但在太平岛上还有台湾的第四军,也就是台“海巡署”的军队在驻守。一旦真的发生战争,“大陆还真的得感激台湾”,因为或许太平岛台湾驻军,届时还可以提供解放军淡水补给,形成另一种“国共合作”。

  延伸阅读:两岸应宣示共同维护南海 善尽固守中国海疆职责

  环球网6月9日消息,台湾《旺报》9日发表社评《两岸应宣示维护南海固有疆域》,文中提到,“站在共同维护南海疆土安全的立场,两岸应该透过协商与对话,设法寻求合作捍卫疆土的可能。当然,两岸现阶段的政治互信依然不足,双方此时建立军事协防机制的困难度较大,目前只能做到各尽本分,善尽固守中国海疆的职责”。

  全文摘编如下:

  新加坡召开第10届亚洲安全会议(俗称“香格里拉对话”),议题焦点围绕南海主权争端。近年来东亚国家不断觊觎南海海洋资源,并陆续加强军备以制衡中国军力的崛起,整个东亚安全情势俨然已朝向对中国不利的发展趋势。两岸既然都坚持南海是共同的固有疆域,就应掌握契机,设法寻求合作的可能。

  5月26日越南石油探勘船“平明二号”在南中国海第148区块作业,并被中国巡逻舰截断电缆的事件,绝非偶然。事实上,越南在去年3月和今年3月皆在南海第125,126,148,149等区块进行过类似的探勘,也曾遭到大陆海军的驱离。无独有偶,继6月1日越南官方指控中国舰艇对南海作业的越南渔船开火示警之后,菲律宾亦对外声称3个月以来中国6度“侵犯”菲律宾的海空领域。

  就在亚洲安全会议结束的当日,“平明二号”又重回南海进行石油探勘作业,显示越南对南海主权的坚持,并无丝毫退让的迹象。越、菲两国不断挑战中国对南海主权的坚持,不仅增添了南海军事冲突的变量,也导致东亚安全情势愈趋复杂。

  中国目前面对的是一个险恶的外部安全环境。南海诸岛面积南北绵延1800公里,东西分布900公里。在这300万平方公里的幅员内,近半面积存在主权争端。近些年以来,越、菲、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等国,占据了南沙绝大多数的岛礁,对南海资源开发采取鲸吞蚕食的方法。菲律宾国会两年前制订《领海基线法》,把中沙群岛的黄岩岛与南沙的部分岛礁纳为菲国领土。越南更利用国际招标的手段,在南海开发为数可观的石油与天然气。反观中国,目前虽然也开始加速南海的资源开发,但因过去受限于南海主权争端,中海油与中石化的起步相对较晚,南海资源利益反被越南捷足先登。

  中国海军力量不断增强,装备也有更新,2006年7月更开始对南海实施定期维权巡航,但面对辽阔的南海海疆,大陆海军执行维护南海疆土时,仍力有未逮之处。更何况,1980年代邓小平针对南海争端主张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让南海诸多重要岛屿被周边国家抢占先机。换言之,中国若无法在南海诸岛维持驻军,靠海军舰艇的定期巡防,对维护南海的主权只能发挥有限的功能。

  和平解决南海争端,显然仍是大陆的政策主轴。国防部长梁光烈这次在新加坡的亚洲安全会议上,重申反对南海问题国际化,主张由周边国家经由双边协商与谈判来化解分歧。事实上,大陆坚持的“搁置争议”或“共同开发”,是以中国拥有南海的主权为先决要件。进一步诠释,中国强调以协商、谈判与合作解决争端的说法,并不等同于大陆会放弃对越南或菲律宾的强硬立场。

  年初迄今这段时间,大陆展现出改善与美国军事关系的诚意。梁光烈在新加坡又再度做出“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与“中国永不称霸”的宣示与承诺,出发点显然为避免中国成为西方强权与周边国家连手对抗的目标。

  近代国际关系发展的历史证明,军事手段永远还是强权捍卫疆土及维护国家主权的最终与必要选择。当前的东亚安全情势,确实已让中国陷入两难抉择的困境。如何选择一条既可顾及主权又能避免冲突的外交途径,需要仰赖大陆领导人的外交手腕与政治智慧。

  台湾面对南海周边国家的冲突,立场较为尴尬。目前台湾在南沙太平岛及最北端的东沙环礁驻防有海巡人员,台“国防部“除维持定期运补与舰艇巡逻外,也针对南沙地区订定作战计划,只是台湾对南海主权争端与资源开发,至今仍无太多的置喙空间。

  站在共同维护南海疆土安全的立场,两岸应该透过协商与对话,设法寻求合作捍卫疆土的可能。当然,两岸现阶段的政治互信依然不足,双方此时建立军事协防机制的困难度较大,目前只能做到各尽本分,“善尽固守中国海疆的职责”。

  两岸的政治歧见与误解无论多深,都不宜影响到双方对维护固有疆域的坚持。台湾方面需要适时建构能涵盖东沙与南沙(太平岛)海域并实时展现维护海上航线安全的机动力量,并应根据台湾法律适时展现维护南海主权的决心。大陆方面则需要思考如何深化两岸的政治认同,进而逐步推动建立两岸的军事互信机制。

  目前两岸连手护卫南海疆域的时机或仍不成熟,但至少可以先做出共同维护南海固有疆土的宣示。

  延伸阅读:台媒吁:大陆在南海地位非常不利 两岸均应正视

  环球网6月5日消息,台湾《旺报》4日发表题为《南海风云 两岸均应正视》的社评,文中提到,最近南海情势很不平静,菲律宾、越南等周边国家动作频频,美国和日本也从旁浇油。南中国海对大陆国家发展、国家安全和国家战略至关重要,既是未来经济利益关键区域,蕴藏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稀有土等珍贵资源,是未来经济发展所必须,也将是新粮食的重要来源地,其战略位置更是中国蜕变大国后,地缘政治必须掌握的区域,所以大陆已将南海利益列为“核心利益”。

  全文摘编如下:

  南海对中国重要,对周边国家同样重要,所以大陆和东南亚国家及美国在南海的摩擦与冲突原本就很难避免。2002年11月,大陆与东盟各国为了避免冲突,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各方承诺在南海问题上保持自我克制,不单方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地区和平稳定的行动。《宣言》签署以来,南海周边地区安全形势总体趋于缓和,但越、菲、马3国针对西沙、南沙的经济开发与军事活动反而大为增强,尤其越南行动最为积极。相对而言,大陆则受制于海军落后,和其他更优先的国家利益选择,基本上在南海地区并无作为。近年来,一方面中国己经崛起,另一方面为了强化崛起的趋势,大陆开始关注南海议题,但此时南海形势已经非常复杂。

  大陆学者总结南海的形势是:“打不得、谈不拢、拖不起”,“打不得”即不能启战,否则不论结果如何,“和平崛起”形象破损后将难以弥补,和平发展机遇亦将尽失,所以除非被迫,决不轻言战争。“谈不拢”指相关国家在领土、领海的争执上往往采取“不谈”的立场,而且领海谈判和陆地边界谈判本质上不同,海洋谈判涉及庞大的经济利益,困难更多。谈判的方式也存在争议,加上美国积极介入,形势更为复杂。谈判虽然是必要手段,但仅靠谈判很难维护自身利益,所以,除积极争取谈判外,还必须有其他手段搭配使用。“拖不起”即以现行状态,大陆再不着手处理,未来处境将更为不利、更复杂。

  大陆在南海现状占有的地位非常不利,南海诸岛屿中,太平岛由台湾控制,其他所有岛屿都被越南占领,大陆仅控制8个“礁”。其次,目前在南海全部1000多口石油钻井,全数由越南及其他南海国家兴建,大陆一口油井都没有。其三,中国渔民在此海域作业经常被其他国家渔政船驱赶。

  由于上述因素,大陆最近在南海地区的态度和作为转趋积极,大陆主要作为包括5项:

  第一,补强“U形线”的法理基础:强调该线于1947年由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公布,当时国际社会并无异议,周边东南亚国家也从未提出外交抗议,等同默认“U形线”的存在。前此,清政府曾在1909年派遣海军到群岛考察,并在永兴岛升起中国国旗,向世界各国宣告其有效占领。1946年秋抗战胜利次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海军司令部派出兵舰前往西沙群岛、南沙群岛,11月收复永兴岛,在岛上竖起“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12月收复“太平岛”,并在岛东端立下“南沙群岛太平岛”碑石。随后接收人员又到中业岛、西月岛、南威岛,分别在岛上立碑为证,站稳国际法立场。

  第二,以摩擦体现谈判的急迫性:针对南海周边国家武装占有、加速开发、造成事实的作法,大陆以不断摩擦体现争议,使谈判成为必须,有谈判才能找到妥协,对中国而言,至少可以控管损失。

  第三,以实力控制摩擦,确保和平解决:中国大陆不断在南海地区强化硬实力,除了即将部署瓦良格航母外,还大大强化海政船的吨位和武装能力,使南海地区渔政船的武装力量足以抗衡周边国家的海军,以中驷对上驷,才是和平解决的有力保证。

  第四,启动经济作为,确保核心利益:包括对南海周边国家推动渔业、旅游,以及未来的能源探勘、开发等合作,以经济手段应对经济手段。

  第五,区别矛盾,逐次解决,树立典范,扩大效果:南海相关5国6方与大陆各自有重迭利益,解决争议可以采先易后难、先经后政模式,矛盾小的、冲突少的国家可以先谈,找出解答,形成示范,积累经验,再扩及其他矛盾尖锐较大的地区,藉此抵消美国介入的复杂和不利。

  “现在关键是台湾应如何面对?”文章认为,对台湾而言,难处不在“小”,而在“身份”的尴尬。以目前形势来看,升温中的冲突可能反而促使各方开始谈判,尽快讨论出新的行为宣言。届时,我们如果不能以某种身份参与,台湾的利益就会被排除在外,但身为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一分子,台湾又必须遵守新的行为宣言,对台湾绝对不公平。为此,台湾精英应放下蓝绿之别,诚意协商,形成朝野一致的对策,以便积极介入,维护台湾利益。

责任编辑:徐力

台预备役少将称若菲在南沙开战两岸将联手出击

  • 标签: 台湾 少将 菲律宾 南海 两岸
  • 时长:
  • 发布时间:2011-06-20
简介:

查看详情

打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