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网络电视台新闻军事纪实电视剧娱乐广电厦门台湾简体繁体

 

李昌钰分析南京枪击案:可能有人掩护嫌犯逃脱

 


“我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昨天,“华裔神探”李昌钰来到南京三江学院,作了一场题为“从世界名案看能力培养”的主题演讲。

当李昌钰西装革履、笑意盈盈地走进会场时,全场一片轰动,他微笑着与前三排的学生握手示意,“四年前我来过一次,这是我第二次来到三江学院,以前听过我演讲的应该都毕业了,还有没有留级的?”之后,他用幽默风趣的语言方式讲述了自己追逐梦想的经历,并点评了近期的一些社会热点。

 

他,语言幽默像个“老顽童”

让学生猜照片

“谁说最帅的那个是我?过来,送你一个警徽!”

在演讲时,李昌钰很注重与学生互动。他在播放自己年轻时的照片时,让大家猜哪一个是他。“那个最帅的!”有同学小声说。李昌钰对着台下的同学说:“谁说最帅的那个?过来,有奖励。”于是,他把带来的警徽送给同学。每回答一个问题,就送出一个警徽,现场同学很兴奋。

 

笑称得过很多奖

“我还得过和平奖,当时我很惊讶,搞错了吧!”

李昌钰说,自己的一生获得了很多个奖,比较难忘的有几个,一个是在中国台湾,马英九颁发的一个奖,好处是到动物园可以半价。还曾意外地获得过和平奖、友谊奖,“当时我很惊讶,搞错了吧!我跟和平有什么关系?后来组织方说,你得票最高,你为无辜冤枉的人讲话,替不能说话的弱者讲话,你应该得此奖”。

 

收到不少市民来信

“我对助手说,支票就留下,账单寄回去!”

在美国担任警政厅厅长时,李昌钰经常会收到市民来信。每当一下子收到几百封信件时,助手就问:“这些信怎么办?”李昌钰很淡定地说,拆开来看看,如果是支票就留下来,账单寄回去!在李昌钰退休后,当有重要案件破解不了时,旧时的朋友还会找上他,他通常双手一摊说:“我已经金盆洗手,不干了!”

 

他,点评热点,让人耳目一新

点评南京银行枪击案

嫌犯能逃脱,可能有人在掩护他

有记者向李博士请教了他对南京16银行枪击案的看法。“我听说过,但没直接参与,也看过录影带,做了小小的分析,尤其这个人走路的速度,爬楼梯三级跳,很多人说他身体很好,练过武术,受过特殊的训练,这只是按照图片的分析。”他介绍在美国一般案件分为临时起意的,比如突然起意去抢路上的人,还有就是有计划的,南京这个案件就是有计划的。“破一个案件通常从四个方面着手,物证,人证,资料库,运气。破案像一张桌子,有四个脚,缺一个脚都是不行的。”李博士认为运气也是很重要的,没有运气就像缺一个脚,还是不行的。不能埋怨警方为什么今天还没有破,明天还没有破。有录影带,有物证,再去分析。“假如他经常换衣服,那他的衣服在哪里?假如知道他生活的场景,身上的煤灰、花粉啊,用这些去分析他可能居住的地方”。他强调,在分析之前要找到嫌犯的衣服,没找到衣服就没法分析。

关于坊间传言这个劫匪很厉害,李博士说,“也不是说他很厉害,他可能是对社会怀恨在心。在美国有在校园里枪杀学生的,你能说他很厉害吗?我们这边有个连杀了18个人的黑人累犯,他就是笨头笨脑的,不是那么厉害。有时候破案件,运气还没有到的时候,再怎么努力也不行,所以不能只怪警方怎么没破案。”李博士称,美国也有很多案件没破。

“这个案件的问题在于有很多可能,嫌犯从长沙一路畅通跑到南京,然后又能逃脱,一方面说明他反侦查能力强,一方面也可能有人在掩护他。我们要做一个时间和地点的分析。他的交通工具究竟是火车、汽车还是飞机,要做一系列的分析。”

 

点评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神话”了刑侦,电影和真正的刑侦差别很大

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李昌钰讲到自己小时候躲在被窝里偷偷看福尔摩斯等侦探小说的经历。虽时隔多年,但是他对福尔摩斯书中的情节仍然记忆犹新。但是,李昌钰说,福尔摩斯对刑侦工作进行了神化,虽然有很多可以借鉴的地方,但有很多部分是违背刑侦规律的。比如,在某一篇小说中,福尔摩斯在窗台上发现一根毛,立即拿出放大镜进行观察,之后作出判断:是黑猩猩,是母的,是从非洲来。李昌钰说:“我们到现在也没有这个本领,我只能告诉你那是黑猩猩的毛,也没法告诉你它怀孕三个月了。”放大镜只能把羽毛放大,是看不出来具体的组成元素的。

李昌钰对扬子晚报记者说,福尔摩斯在破案时经常运用推理演绎逻辑,很少用归纳法,而现在的刑侦鉴识工作所用的化验方式是多元化的。福尔摩斯用个放大镜就能看到里面的元素,从科学的角度,一部分可以,一部分不可以,还有一部分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福尔摩斯从农夫家门口看到鹅的粪便,就判断农夫家有7只鹅,7只是由什么决定的呢?不可能是几堆粪便啊。”

但是李昌钰对记者说,福尔摩斯中的很多侦查方法,对自己的工作很有启发和帮助。李昌钰说,福尔摩斯是一个抽象的人,书中涉及的物证也比较抽象,而自己是个有血有肉有感觉的人,不是每个案子都可以破案,而且破案时是一个团队的打拼过程。

由于李昌钰惜时如金,没有什么时间用来娱乐,所以每年只会陪妻子看一场电影,他们都是看侦探电影。李昌钰说:“我坐到电影院不到五分钟十分钟,就大概知道结局是什么了。太太说不可能,然后到最后电影结束时,发现果然如自己判断的那般。”

李昌钰对记者说,现实中的自己与电影和小说中的刑侦工作差别很大,很多年不能侦破一个案子的事情时有发生,而一小时破案的事情只会发生在电影中。

“电视剧中的侦探主角可以仅凭一根头发断定凶手是谁,并在很短的时间找到本人,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李昌钰说,通过头发是不足以找到凶手的,还要找出更多的证据才可以。

 

李神探带我们重温经典案件

肯尼迪总统遇刺案

大侦探也有“不知道”的时候

李昌钰虽然是闻名世界的大侦探,但在昨天的采访中,他说自己也有“不知道”的时候,这个让他也为难的“不知道”,就是著名的肯尼迪总统遇刺案件。

李昌钰介绍说,后来他受邀参与了肯尼迪案件的重新调查。在调查中,他提出了对射杀肯尼迪的那颗子弹进行DNA鉴定,根据上边的DNA来确定子弹到底从谁的身体里经过了,但检验的结果令人失望,因为那颗子弹上有很多人的DNA,唯独没有肯尼迪的DNA,也没有康纳利的DNA。原来,当年那颗子弹从现场被收集后,就被刑侦人员用牙刷刷得干干净净装进塑料袋里。由于此重要的缺失,导致真相永远难以浮出水面。

 

店主离奇被杀案

一个血手印破了一个凶杀案

对于记忆中印象深刻的案子,李昌钰讲到了地毯店店主的离奇被杀案。有一个地毯店的老板总在固定时间下班,有一天到很晚他依然没有回家也没有消息,他妻子便跑到店里找丈夫,发现丈夫赤身裸体脸朝下趴在血泊里,正在惊吓之时,妻子被人从后脑勺一闷棍打昏在地,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丈夫身边,于是打电话报警。在等待警察来的过程中,妻子整理了衣服,并进行补妆、涂抹口红。警察看到丈夫死在旁边,而妻子竟然在涂口红,觉得不合情理。

嫌疑人(妻子)为了洗脱嫌疑,便找到纽约州总法医巴顿求助,巴顿先生看了现场后,也没发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线索。于是寻求李昌钰帮助。从现场拍摄的照片中,李昌钰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死者背部大大的血手印,就是这个血手印,对获取案件真相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现场发现的另一个证据,为警方指明了方向,那是一个避孕套的包装盒。死者旁边怎么会有避孕套的包装盒呢?调查后发现,死者当天借口办事,实际上去了一个gaybar,翻译成中文就是同性恋酒吧,“用国内的话讲,我后来学会的,就是去找鸭子去了。”至此,案件水落石出。(来源:扬子晚报)

 

责任编辑:冷莹莹

李昌钰分析南京枪击案:可能有人掩护嫌犯逃脱

  • 标签: 李昌钰 南京枪击案 嫌犯
  • 时长:
  • 发布时间:2012-03-29
简介:

查看详情

打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