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网络电视台新闻军事纪实电视剧娱乐广电厦门台湾简体繁体

鼓浪屿迎来申遗"大考"

三位"老鼓浪屿"还原琴岛记忆

来源:厦门晚报 日期:2012.6.14

 

中西文化的多元交织,打造了鼓浪屿独特的历史文化风貌。在这个小岛上,无论是自然还是人文景观,经过漫长岁月的积淀,都呈现出独特的风情。

昨日,在鼓浪屿迎来申遗国检“大考”之际,林世岩、何丙仲和江显南这三位“老鼓浪屿”聚在一起,向记者讲述自己助力鼓浪屿“申遗”的经历。

厦门晚报讯 本组文/图 记者 陈冬 海鹰


    鼓浪屿人民小学原校长林世岩:编写教程留存闽南语白话字

在林世岩身上,始终散发着老鼓浪屿人的气质——衬衣、短裤,中筒白袜,典型的西方绅士着装;说话语速缓慢,无论是讲中文、闽南语或英语,都字正腔圆。他今年84岁高龄,在鼓浪屿居住了82年。从养元小学的学生到人民小学的校长,他见证了鼓浪屿的沧桑巨变,亲历了鼓浪屿的荣辱兴衰。

闽南语白话字作为中西文化碰撞的结晶,在鼓浪屿文化中占据一定地位。为了鼓浪屿申遗,拯救保护这块文化瑰宝,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的林世岩努力工作。他告诉记者:“我对闽南语白话字印象深刻,我的母亲目不识丁,在学会了闽南语白话字之后,融入了鼓浪屿当时的社会。我家里至今还保存着用闽南语白话字写的信。”3个月前,林世岩开始着手编写简明通俗的闽南语白话字教程,目前已基本完成。

林世岩介绍说,闽南语白话字是当年西方传教士研究闽南语的语音、语调、音速,将其拉丁化的产物;所谓白话字,就是用罗马字母略加变更,制定23个字母,8个音调,联缀切音。凡是厦门方言,均可拼成白话字。由于简便易学,无论男女老幼,只须学习一二个月,便可读写纯熟。当时,许多不识字的鼓浪屿人,就是通过学习闽南语白话字,很快能与外国人沟通,写白话文信,看白话文书。

林世岩说,鼓浪屿申遗,作为老鼓浪屿人,更要把鼓浪屿的历史文化记忆好好留存。

 

鼓浪屿“申遗”顾问何丙仲:用珍贵照片解读19世纪末琴岛

能为鼓浪屿申遗出力,老鼓浪屿人、文史专家何丙仲非常高兴:“哪怕贡献再微不足道,我也要全力以赴。”鼓浪屿正积极筹建社区博物馆,何丙仲正是内容设计者,“我拥有的文史资料,只要博物馆需要,就会捐出来,让它们发挥更大的作用。”

今年春节,何丙仲通过偶然的机会,看到了40张拍摄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鼓浪屿老照片。这些老照片曾被美国康奈尔大学收藏,后被赠给厦门大学。看到这些老照片,何丙仲十分兴奋,开始着手研究。“那个年代对鼓浪屿文化的形成是非常重要的,当时正值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西方文化开始进入鼓浪屿,照片中我们能够看到美国领事馆、德国领事馆、德记洋行、和记洋行等建筑,其中不少建筑如今已经不在,因此这些照片全都是研究鼓浪屿历史的重要依据。”他说。

何丙仲决定将这40幅珍贵的老照片编辑成书,书名暂定为《解读1880年代的鼓浪屿》,目前这部书已接近完成。

研读鼓浪屿申遗文本,是何丙仲的日常工作。他表示,文本中提及的53个申遗核心要素,是鼓浪屿近代文明发展进程的重要见证,“这些珍贵的文化遗存,是无可取代的。申遗工作任重道远。我作为一名历史工作者,助力申遗,就是利用学术专长对文史资料进行研究,让鼓浪屿回归过去的优雅。”

 

退休医生江显南:以画笔还原解放前的鼓浪屿

随着时间的变迁,鼓浪屿也在悄然变化着,一些写满记忆的街道、商铺正慢慢消失。鼓浪屿人江显南,用独特的艺术语言再现了上世纪40年代的老鼓浪屿,带人们追忆那个远去的年代。

江显南在鼓浪屿出生、成长,从小就喜欢画画,虽然转行当医生,却没有放下画笔。退休后的江显南专心绘画,他笔下的鼓浪屿充满着特有的风土人情。得知鼓浪屿正在积极申遗,江显南便拿起画笔,画下记忆中1948年的鼓浪屿老街区。

江显南把这些为鼓浪屿申遗而创作的画,叫做“写实记忆画”。这些画作全都经过缜密的考证和构思,以写实的笔法,着力表现中西文化碰撞给鼓浪屿带来的变化。“画面中的街道、店铺都是真实的,我画中的每一个人物,绝大部分是真实存在的。”记者在江显南的画中看到,正在遛狗的“白小姐”是当时鼓浪屿幼儿园的老师;一位法国人追求鼓浪屿的美女,在中南银行门口加紧了脚步;在兴贤宫“乞龟”的鼓浪屿人表情虔诚……

如今,江显南已完成了6幅“写实记忆画”作品,由于承载着还原历史面貌的任务,每幅作品都要耗费至少3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他说:“只要还能画,我就要继续创作,让大家从我的画中品出老鼓浪屿的味道。”

责任编辑:范舒婷

鼓浪屿迎来申遗"大考" 三位"老鼓浪屿"还原琴岛记忆[厦门晚报 2012.6.14]

  • 标签: 鼓浪屿 世界文化遗产 琴岛记忆
  • 时长:
  • 发布时间:2012-06-14
简介:

查看详情

打分: